网站标志
当前日期时间
当前时间:
自定内容
扫码安装app
自定内容
手机版
自定内容
图片
文章正文
    【散文欣赏】镇北堡,领略荒凉与沧桑之真美(下篇)
作者:王东    发布于:2021-10-12 16:40:11    浏览 (145)
摘要:在古老的贺兰山脚下,银川市西北空旷的荒野上,有两座古代城堡遗址,这就是闻名遐迩的镇北堡西部影视城——

      题记:在古老的贺兰山脚下,银川市西北空旷的荒野上,有两座古代城堡遗址,这就是闻名遐迩的镇北堡西部影视城——


镇北堡,领略荒凉与沧桑之真美(下篇)
作者:王东
5


      通过一道斜坡上凿切的石阶,便是明城标志的城门,高高地矗立在坡道顶端,卡在城墙之中。《红高粱》中的“青杀口”便是以此为背景。只是在看电影的时候,青杀口是何等威风和阴森恐怖,场面和背景都很宏大宽阔,但到了影视城,才发现这样的地界是很狭小的,要的就是在影视城有限的空间里做文章,达到一个宏大的背景所需要的效果。当我站在这汇集了影视城大部分目光的门前,朝两边望去,忍不住大发感慨,电影原来是这样制作而成的。出现在眼前的这些景象,带着西部浓郁风情的建筑,连同那些旗帜,酒肆前的红色镶边和黄色为主的幌子,干枯的半截树木,废弃的古井,破损的辘轳等,都是这样的元素。可以这么说,这里的草木和砂石,房屋和场院,故事传说和经济收入,都是文化符号,艺术符号,经济符号,也都是文明的符号。
      明城中的建筑,主要以知名影视作品拍摄之后留下的房屋场院等,加上无数道具,游客们一旦莅临某个电影曾经采用过的场景,进入故事中人物生活的房屋等地,立即便进入了艺术的再度创作之中。这些电影最著名的莫过于张艺谋的《红高粱》。很多人说是镇北堡影视城成就了张艺谋,姜文就是喝着城北部的土烧酒成为电影届中的真男人的,巩俐就是坐在“我奶奶”的滑杆上进入世界电影圈的。《红高粱》在这里采用的场景主要有屋子,酿酒作坊和青杀口等。

 

 


      还有一个重要的景点就是电影《黄河谣》的拍摄场地。很多观众,尤其是北方的观众,对黄河的亲近度是很强的,对于表现以“黄河”为题材的影视作品,十分欢迎,因为那就是他们的生活,他们经常见到的那条大河和又爱又恨的黄土大地。之后,我看到的是擂台,悦来客栈,顺风镖局等地方,便看到一处坡地上极为熟悉的屋子,那就是龙门客栈,那个风骚之极的,卖人肉包子的娘们儿,似乎此刻正在柜台前等待他们的到来。很多游客到了影视城,都感到失望,就是影视城的实景与电影中的场景差异很大。
      在明城的边上,有一处实景建筑,即“镇南堡革委会”所在地,也就是谢晋的代表作之一的《牧马人》拍摄场地之一。一看那牌子上的文字,年纪大一些的游客便知道那是在哪个时代,而年轻人却大多不清楚。大门的顶端是半圆形铁条门楣,写着“人民公社万岁”字样,弓形背上面插着六面迎风招展的红旗,中间是毛泽东像。走进去,那个特殊而滑稽的时代气息立即扑面而来,人们见到的便是代表那个时代的元素,比如,挖掘机,拖拉机,镰刀,板板车,耕地的农民,批斗地主的土台子和批斗者与地主的塑像,写着巨大的“忠”字、插着红旗的石碑,会场,大食堂,大队部和一座挂着《牧马人》拍摄剧组的金属牌子的屋子,即当年拍摄后留下的实景建筑等。在这些镌刻着中国六七十年代特色的物景之中,也就是院子的一边围墙上,竖着一块巨大的牌子,上面还是张贤亮亲笔题写的“聚山川雄豪之气,集影视艺术之宝”几个大字。


6


      走过一座挂满红灯笼的木桥,出现在游客面前的就是老银川街景和西北四马之一的马鸿逵官邸。这是我非常感兴趣的地方,它完全浓缩了几十年前塞上平原首府的面貌,轻易就将人带到了那个纷乱但枭雄频出的时代。
      这片复制的老银川主要街景有:寿春堂,觉民学社,牧歌引(名人书籍,名人字画),山河湾车马店,赈大绸缎,豆腐坊,宇泰隆,宁夏银行等。最为著名的自然就是当时的宁夏省革命政府暨国民革命军第十五路军总指挥部。门首上是蒋介石题写的“礼义廉耻”四个字,与老将的秉性气质很搭。一说起民国时期的宁夏省和宁夏省参议厅,就不得不提到它们的主人马鸿逵。马鸿逵题写的“永锡福祉”四个大字的木质部牌匾还高高地悬挂着,他办公室里的文房四宝,电话机,精美的时钟,常常翻阅的书籍,相框等物,都原封不动在摆放着,连一丝尘土都没有。摆放在屋子外面屋檐下的桌椅板凳等物,都是他使用过的东西,如今还在见证着老银川和参议厅的动静。

 

 


      只是有两个看起来对做官极其来劲,有显摆之风尚的男子,毫不顾忌旅游部门不许进入马鸿逵的办公室随意走动的规定,抬腿跨越围绳,走到马鸿逵当年坐过的椅子上,拿起桌子上马鸿逵看过的书,一边招呼同伴给自己拍照,一边做出官样,一边又得装出专心阅读、心无旁骛的知识分子阅读的样子。这个是个看起来颇有官气的接近肥胖的壮实中年男人。另一个戴着眼镜,皮肤白净,头发被梳理得很整齐,额头上那一溜很文雅地纷披于额头一侧,淡紫色体恤的领子翻起,直冲耳垂。只见他重新将那本书翻开,摊放在面前,然后拿起一支毛笔,一边要人拍照,一边做出即将挥毫题写的姿势,一边嘴巴不停地问他有没有马鸿逵的气质和形象。如今,当年吃茶大西北的四大马姓军阀,早已随时光灰飞烟灭,只剩下这复制的街景和办公大楼,留给后人观赏,任随他们评说。想来人生林林总总,富贵显达或贫困弱小,都逃脱不了时间的埋汰与摧残,成为黄土层上的流沙,茫茫人海中的细小一粟,乃至戳骨扬灰,或被历史碾为齑粉。


7

 


      来到清城外面的时候,太阳已经西斜,几个小时前灿白阳光已变得细长柔软,色泽开始发红,映照在清城城墙上,立即就有了沧桑和久远的韵味。
      清城建造的历史比明城晚大约两百年,因此看起来就要“年轻”许多,但看城墙的完整,破损程度小,要是眼力一般者,兴许还会以为这是几十年前的土墙子,只是修缮维护的时间不多或技术粗糙,才成为现在这般模样。尽管如此,明城显然更西北化,或更饱含华夏文明的因子,单就那份古色古味,无数游客的心就贴了上去。当然,清城也不是一无是处,要说影视艺术家们在这里下的功夫,丝毫不比明城那边差,从留下的拍摄场景和道具来看,比明城那边更完善,更丰富,一些道具的材质和造型,几乎就是近现代文明的缩影,给人的观感很强,游客的视觉冲击力在这里受到了挑战,审美倾向和能力也得到了提升,对于历史故事的耳熟能详和亲身切入,使游人对影视摄制的基本程序有了一定的了解,尽管影视作品的完整性就是这么零零碎碎地拼装起来的,而且影视城提供的“现场”似乎与剧情中的“现场”差异很大,让游人感喟不已。

 

 


      舞台艺术上,诸如舞蹈这样的形式,尤其是艺术家级别的舞蹈,看起来神采飞扬,美妙绝伦,不管是造型,服装,舞美,灯光,道具,效果,还是主题,就会无可挑剔,但熟悉舞蹈的人就清楚,单说服装,在舞台上看起来是多美的华美华丽,但它们都是由无数廉价的服装或废弃的破布匹拼接而成的。当然,我欣赏的是最后的成品,要上升到艺术鉴赏的角度,对于材料,往往不加注意。除了参照不同的朝代或神话传说所建造的诸如客栈、酒肆、银行、村落、都督府等影视拍摄必需的元素之外,还有一些具有西部风情的建筑,比如“天狼堂”,藏族风格的《百花堂》。另外,《大话西游》也在清城有几个著名的拍摄点,那就是《牛魔王宫》,又叫《水云堂》,还有《后花园》等,很能吸引游客的眼球,尤其是年纪比较轻的游客,他们无所顾忌地在里面寻找观看时看到或领略到的情景,回味当时的感受,然后拿来和眼前的实景实物一一衔接。艺术在此刻成了心灵与心灵之间,或者说是历史和现实之间,或者说是时间与梦想之间的“翻译”或“桥梁”。还有一处建筑是很有意思的,那就是电影《五魁》中的豆腐坊。房子全部由薄木板胡乱地钉在一起,走进去,处处皆“千疮百孔”,阳光穿过无数缝隙,在原本阴暗的屋子投下了无数光带光束光圈光晕光团。制作者突显的是时代特色和主人公实际的生活背景,加之屋子里散乱的摆设,即便是酒坛子,也显得很随意,更加突出了人物的生活实质和命。
      另一个著名的景点就是“盘丝洞”,《大话西游》中的“盘丝洞”就是在这里拍摄的。对盘丝洞的熟悉和喜欢的游客远多于其它影片的拍摄地。走进盘丝洞,便走进了蜘蛛精们的世界,尽管有些阴森,尤其是那些裸露身子的人和齐崭崭地露出地面的、流着血的手臂,让人禁不住毛骨悚然,但游人很快就适应了场景和气氛,兴致勃勃地谈论着电视中的细节,进入了《大话西游》的情景之中。除此之外,《大话西游》的拍摄场地还有捆绑唐僧的那个台子和木架子,很多人登上去,亲身体验被捆缚的感觉。


8


      在参观完张贤亮文化艺术展览馆后,我才知道,张贤亮在文化艺术上最为光鲜的成就主要有三:其一,他创作的《灵与肉》《绿化树》《男人的一半是女人》等小说为他赢得了不少的声誉,乃至有人将他说成是过于关注男女苟且之事的文人,不可恭维。当然,持这种说法的人是想多了;其二,就是他那句著名的论断:“文化艺术是第二生产力!”其三,他发现了距离银川三十五公里处的镇北堡,并将它们推介给了影视界,后者立马便被各影视导演看中并看重,迅速成为西北乃至全国最为有名和最具地域风情的影视艺术城。显然,他和影视界诸公,包括接踵而至的商家,都属于眼尖之人。
      面对那些曾经熟悉的,只在电影和电视剧中见到的场景和道具,身旁一位游人说,这个地方确实不错,值得这么辛苦而快活地参观游览。

 

 


      在参观的尾声阶段,有一个地方是不得不去的,那就是近似博物馆的西北地区民居城堡建筑等的展览,包括各个时期军队和兵器的演变历史,尤其是冷兵器时期的十八般兵器,很有看头。其他展览展出的兵器,比如近现代的枪炮,都是实物。这些直接或间接地推动了历史前进或倒退的建筑、兵器和其他极有价值的文物,见证了大西北曾经的轰轰烈烈和孤独寂寞,但不管时间如何残忍,世人的目光如何冰冷,性情如何乖张,人心如何势利和叵测,只要有一条横亘在中国历史和世界文明史块垒的丝绸之路,它就是伟大文明史和博大精深的文化体系的一部分,而且是绝对重要的一部分,影视艺术的反映,尤其是影视艺术城这样的在现当代才出现的集文化、艺术、历史、政治、经济等元素为一体的样式,只是它生命历程中的一个景点,一个镜头,一段尺格,一曲主题音乐,一句台词,一个场景,一次仰望,一篇随笔和一场诗意的拥抱。

 

 


      我们沿着清城出口那条被刀枪剑戟、大红灯笼和两排古朴的商铺所夹的石板路朝外走去,准备在夕阳落在城墙头之前结束这次旅行的时候,不经意间又看到了那块题写着张贤亮那句著名论断的石头。我对这石头不感冒,感冒的还是那句话:文化艺术是第二生产力。
当我驾车回银川的路上,从后视镜最后看了一眼明城城墙外的那些骑马的兵士,情不自禁地对妻子说:“这确实是个好地方,不枉此行。”
      镇北堡历经数百年沧桑,以其雄浑、古朴的风格,让人感到一种不屈不挠、发自大漠深处的顽强生命力,在历史文化和现代文明相互碰撞的大潮中汹涌向前。 

 

 


      (全文完)

 

 


      【作者简介】王东,陕西汉中人,大学文化。中国金融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农业银行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金融作家协会会员、陕西散文学会会员、汉中市作家协会会员、汉台区作家协会会员;陕西金融作家协会汉中金融文学创作中心主任,汉中市赤土岭文化交流协会副主席。先后在《中国金融文化》、《中国城乡金融报》、《中国信合》、《西部金融》、《丝路金融文学》、《汉中日报》、《衮雪》、《汉中群众文艺》等刊物和众多网络平台发表经济、金融论文、通讯、小说、散文、诗歌、影视剧本等100余万字。

 

浏览 (145) | 评论 (0) | 评分(0) | 支持(0) | 反对(0) | 发布人:王东
将本文加入收藏夹
 
汉中市银行业协会【官方网站】 地址:汉中市汉台区天汉大道邮政大酒店5层    国家工信部备案号:陕ICP备19021995号    陕公网安备 610702020003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