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标志
当前日期时间
当前时间:
自定内容
扫码安装app
自定内容
手机版
自定内容
图片
文章正文
    【散文欣赏】镇北堡,领略荒凉与沧桑之真美(上篇)
作者:王东    发布于:2021-10-11 14:21:07    浏览 (404)
摘要:在古老的贺兰山脚下,银川市西北空旷的荒野上,有两座古代城堡遗址,这就是闻名遐迩的镇北堡西部影视城——

      题记:在古老的贺兰山脚下,银川市西北空旷的荒野上,有两座古代城堡遗址,这就是闻名遐迩的镇北堡西部影视城——


镇北堡,领略荒凉与沧桑之真美(上篇)
作者:王东

1


      2021年10月1日,利用国庆节的黄金假期,我与妻子驾车沿刚刚全面通车的银昆高速,一路向北,途经宝鸡、中卫,直达宁夏银川市。一路上,大漠的古朴苍凉、原始粗犷、起伏无垠,不断映入眼里,一片大漠孤烟,黄沙漫漫的景象。
      当我们驱车到达镇北堡西部影视城的时候,已经是下午3时了,进入景区大门的车辆排着很长的队。也许是疫情时间太久了,压抑的人们都想利用国庆长假出来走走。望着黑压压的车辆和人群,妻子建议:“今天怕是看不成了,我们明天再来吧。”于是,绕着影视城转了一圈,我们返回了银川市。
      第二天一早,我们8时出发,约40分钟便到了影视城,由于来得早,果然很容易停好了车。第一眼看到镇北堡,初步印象就是一个土围子。历经风吹雨打,岁月浸蚀,风刀霜剑留下斑驳的痕迹,层层土皮剥落后的满目疮痍,一片苍凉。
      说到镇北堡,就必然和一个人联系在一起,他就是著名作家张贤亮先生。对于爱好文学的我,张贤亮的小说《灵与肉》《肖尔布拉克》《绿化树》《男人的一半是女人》……我在上高中时都拜读过。镇北堡和他有关系,我一定要来看一看,抱着仰慕的心情,我走进了镇北堡。

 


 


      据悉,镇北堡的前世今生带着一些传奇色彩。它的前世从清朝开始是一座屯兵的兵营,主要功能是防止贺兰山北边的游牧民族对银川的觊觎和侵扰,是军事要塞,屯集了大量的兵力,后来荒芜,老百姓把它当作羊圈。由“老堡”和“新堡”组成,老堡始建于明代,故又称明城堡,其以荒凉的面貌而著称,内部主要展示著名的电影电视拍摄场景。新堡始建于清朝,故又称清城堡,其以繁华、热闹为主,内部主要有各种民间、民俗工艺表演。但所有这些说词我都认为抵不过一个人的功勋,他当然就是张贤亮先生,没有他的到来,没有他的化腐朽为神奇,镇北堡不会辉煌,是他彻底改变了镇北堡的命运。

 


2


      一进镇北堡西部影视城的大门,迎面是一座镶嵌在残垣断壁上的黑色大理石标牌,上面用中、英、法、德、西班牙、阿拉伯及日文等7种文字镌刻着一条标语:中国电影从这里走向世界!残月、古堡,漫漫黄沙,金戈铁马,刀光剑影……这些镜头反复在我国多部经典电影里出现,那扑面而来的苍凉意境、悲壮的气势已深深地定格在人们的脑海里。
      如今游人看到的镇北堡影视城的明城和清城,就是明朝和清朝时期,官方在银川远郊修建的两座城堡。随着时间的流逝,一前一后的两座军事堡垒逐渐失去了军事意义和价值,成了当地百姓的栖居之地。尽管人们很少能在越来越变得平民化的建筑物中见到明清两朝在军事上的印迹,变得极为破旧,成为简陋甚至破败的民居民宅,包括大量的破羊圈等属于穷苦人的东西,但它们却保留着西北建筑的风貌和独特气韵,被张贤亮慧眼看中。当时张贤亮是一个流放的知识分子,正在银川接受劳动改造。命运多舛,前途未卜的张贤亮似看起来并不消沉,而是摆出文化人的姿态,用锐利的眼光和智慧在贫穷的大西北观察着,审视着,思考着,并深深地爱上了宁夏,接受了那里的风土人情,成为塞上江南的永久居民,并用文学艺术的方式宣传那里的文化。到了改革开放时期,更是以担任西北影视文化城开发公司董事长的方式,成为西北文化与文明的使者。他推荐给影视艺术家的镇北堡,明朝的那座被人们称为老堡,清朝的那座叫新堡,成为影视城之后,就叫明城和清城了。

 

3


      既然是影视城,就不能不说说来过这里拍摄的影视作品。这里拍摄的第一部电影是导演张军钊的《一个和八个》。谢晋的《牧马人》、《老人与狗》。騰文骥的《黄河谣》、《征服者》。陈凯歌的《边走边唱》,张艺谋的《红高梁.》。冯小宁的《红河谷》、《黄河绝恋》。黄建新的(五魁),(关中刀客)。何平的《双旗镇刀客》等。还有许多港台、韩剧都是在这里取景拍摄的。至今,镇北堡已拍摄了一百多部电影、电视剧。
      我在想,镇北堡到底有什么样的魅力,吸引来这么多的影视作品在这里拍摄,并且吸引来这么多的游客来参观,由此带来丰硕的经济收入,由此成为宁夏的一张名片,成为宁夏的一个著名景区。说到底镇北堡之所以吸引人,就在于它的荒凉和沧桑之美的雄浑。
      一位日本记者到镇北堡参观后,回去写了一篇报道,标题是《张贤亮出卖荒凉》。后来,著名演员刘晓庆来宁夏,到西部影视城参观后,提出不要一分钱给张贤亮拍了一部专题电视片,叫《荒凉无价》。
      而张贤亮在吴邦国副总理视察时介绍说:“宁夏除了有它的主要资源,还有一个别的地方没有的旅游资源,这就是荒凉,我这里出卖荒凉。”吴总理听了哈哈大笑。
      而许多导演也是相中了镇北堡的荒凉,如著名艺术家冯骥才说过:“对荒凉的欣赏需要一种极高的文化品位”。譬如电影《红高梁》中那座高耸在破墙上的“月亮门”,曾在电影中反复出现过,可见张艺谋对它非常欣赏。“月亮门”旁边插着“十八里红”的酒幌子,的确让观众产生一种沧桑的美感。
      镇北堡的许多荒凉构成了它独特的沧桑之美,如果仔细推敲,其实它什么都不是,就是一个银幕的优美视觉造型。

 

4


      发白的秋阳毫无遮拦的普照着影城的建筑和人群,微凉的秋风像是从天空无限邈远与厚实的蔚蓝中过滤而来,感觉相当舒服。
      进入景区,两只瑞兽之后便是影视城的“外门”,座基石砌上是泥土夯实的两个方形椎体柱子,分别写着“西部影城”“中华一绝”。进了此门,我便看到一座巨大的蒙古包型的建筑,那是旅客服务中心。不过,从这休闲娱乐中心的规模和气度来看,当地旅游管理部分还是煞费苦心的,规模、档次和品位都不低,只是游客多是自驾游,饮食和水一般都备齐了的,穷游一族自然不肯轻易进去大手大脚,只有一些情侣,将旅游看成的是单纯玩耍的人,小孩子等,对它抱有兴趣,在吃喝玩乐中打发时间。
      过了这座建筑,就是影视城的大门,两门柱上写着张贤亮手书的“旅游长见识”“行走即读书”对联,门楣上题着“知之门”。门的造型极具西域风情,底座还带有浓郁的蒙古韵味,完全切合大西北和西北影视城的特色,既有一股子野性、大气和张扬,又颇具当代艺术的风味,与影视艺术的产业化极为吻合。过了大门,便是一道宽展的土路,左边是清城,右边是通向明城的一道影视艺术展示长廊。长廊是木质结构的,顶上盖着芦苇。这些带有强烈广告色彩的图片都是曾在这里拍摄过的影视作品,尤以电影最多,比如《牧马人》《红高粱》《五魁》《新龙门客栈》《东邪西毒》《黄河谣》《黄河绝恋》《打敦煌》观众熟悉的电影。电视剧方面,在观看时就注意到肯定是在这里拍摄的,吴子牛导演,丁海峰等演员主演的电视连续剧《独行侍卫》的广告图片。

 

 


      在游廊的尽头,道路一分为二,一条朝右,去明城和老银川街景,另一条朝右,直接通向清城大门。游客一般都是选择先看明城,再看清城。作为明城前身的明代城堡,历史长于旁侧的清城,自然就显得要古远和荒凉一些。虽说成了影视城,但从它的城墙遗留来看,就不及清城,清城四围的城墙基本上保持了原貌,看起来很坚固结实,高度也在老城堡之上。但越古旧的东西越有价值,也越有看头,这也是吸引游客的一个方面。
      (未完待续)

 

 


      【作者简介】王东,陕西汉中人,大学文化。中国金融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农业银行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金融作家协会会员、陕西散文学会会员、汉中市作家协会会员、汉台区作家协会会员;陕西金融作家协会汉中金融文学创作中心主任,汉中市赤土岭文化交流协会副主席。先后在《中国金融文化》、《中国城乡金融报》、《中国信合》、《西部金融》、《丝路金融文学》、《汉中日报》、《衮雪》、《汉中群众文艺》等刊物和众多网络平台发表经济、金融论文、通讯、小说、散文、诗歌、影视剧本等100余万字。

 

浏览 (404) | 评论 (0) | 评分(0) | 支持(0) | 反对(0) | 发布人:王东
将本文加入收藏夹
 
汉中市银行业协会【官方网站】 地址:汉中市汉台区天汉大道邮政大酒店5层    国家工信部备案号:陕ICP备19021995号    陕公网安备 610702020003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