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标志
当前日期时间
当前时间:
自定内容
扫码安装app
自定内容
手机版
自定内容
图片
文章正文
    【建党百年】之三:我所知道的中共七大代表罗福伟(散文)
作者:叶一鸣    发布于:2021-04-30 14:44:34    浏览 (179)

      【编者按】从1921年到2021年,中国共产党走过了整整一百年的历程。从播下革命火种的小小红船,到领航复兴伟业的巍巍巨轮,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取得了举世瞩目的辉煌成就。陕西金融作家协会汉中金融文学创作中心的作家们坚守百年初心,热情讴歌这波澜壮阔的百年历程,向中国共产党百年华诞献礼!本期,我们推出勉县信用联社叶一鸣的作品。

 

我所知道的中共七大代表罗福伟
作者:叶一鸣


      勉县党史研究室王兴平送我《红色激荡忆天汉——汉中党史故事》一书,其中有篇《汉水源头走出的七大代表罗福伟》,其中有一段:
      心细的妻子发现了他的心思,对他说道:“你去吧,跟红军为穷人打天下是大事,我等你回来。”妻子的安慰和鼓励,他感到特别欣慰。
      不久,红军取得陕南战役的重大胜利,主动撤离汉中,南下川北,再一次路过家乡宁强。这让罗福伟感到非常高兴,他原以为没法参加红军了,没想到机会又来了。这一次,他决定再也不错过。就这样,他与妻子依依惜别,毅然跟随红军去了四川,从此踏上了革命的征程。
      这一段写的绘声绘色,声情并茂,很感动人。但这只是作者的故事笔法,真实情况并不是这样。我又看了汉中秦晋、宁强党史办胡华秀、宁强政协文史委赵荣生等人关于七大代表罗福伟的文章,记述各有不同。我的舅母罗志华(1945年生)把罗福伟叫三爷,我也算是罗福伟的亲戚。现就我所知道的罗福伟的一些事情告诉大家。
      1903年,罗福伟出生在宁羌县城关区第五行政乡马家河村,现在才叫宁强县汉源街道办汉水源村(马家河村、赵家河村合并)。当时罗福伟家住的地方,小地名叫罗家坪。新中国合作化入社运动前,我外公还和罗家同住在罗家坪一个院子里,当时是马家河村1组,后来我外公一家搬到了2组居住。他原名罗定奎,罗福伟是参加红军后改的名字。罗定奎和当时大多数人一样很穷,1935年2月红四方面军发动陕南战役时,他已经32岁,他是16岁结的婚,已经有了一个儿子和女儿,应该是十二三岁了。1935年2月17日逢场,他去县城卖柴,卖给了红军,红军留他吃饭,又动员他参加红军,他就跟着走了,家里和村里人什么情况都不知道。一直到解放后他回宁强老家时,大家才知道他还活着。他的妻子全中英没文化,也没有接受过什么革命洗礼,是不可能劝他去参加红军的,更不可能与他依依惜别,说:“你去吧,跟红军为穷人打天下是大事,我等你回来。”这不是觉悟高低的问题,而是现实情况摆在那里,他走了2个孩子怎么办?罗家坪的老人都知道这件事情。
      20多年后罗福伟回罗家坪时,他的发妻全中英躲在房子里不愿出来,因为太穷了,穿的衣服、裤子破的没法见人。他就受到了感动,他没想到,自己走后二十多年音信全无,妻子没有改嫁,还把儿女拉扯大成了家。他在部队上和一个护士结了婚,生了2个儿子2个女儿。按照国家当时政策,他最终选择和部队上妻子离了婚。护士妻子和4个儿女在西安生活,后来也没有什么来往。他负责给儿女们生活费,女护士每月在固定的时间来汉中他的住处取生活费,他把钱准时放在茶几上,女护士取钱就走,和他一句话也不说,伤了心了。
      罗福伟1957年回汉中军分区休养,在西大街居住,就在今天汉中市妇幼保健院的南面,是一个挺大的独门院子,我母亲至今还记得门牌号是33号。1968年汉中“统临矿”和“联新派”两派武斗,我舅舅当时参加的是统派,被联新派给绑走了。消息传回马家河村,我的外公、舅母、母亲三人到汉中救人,从宁强坐汽车到宁强县大安镇就没有班车了,三个人从大安走到勉县时天就黑了,七八十里路呀,我母亲说多亏那时候年轻,能走那么远的路,红军一天能走一百多里肯定是真的。我舅母走前给他三爷罗福伟打了电话,罗福伟派人到勉县把我外公他们接到了汉中。罗福伟是老红军,人称“罗政委”,还是很有面子的,当晚就把我舅舅给救回来了。罗政委和我父亲很谈的来,说汉中军分区给他派警卫,他不要,不给国家添负担。还把他的戎装照片给了我父亲一张,是黑白的,军装上面挂了6枚奖章,这张照片至今还保存完好,很珍贵。
      马家河村的人都知道罗政委。他回村里就会讲他参加红军三次翻雪山、过草地的事情,经常把衣服揭开让人看他满身的伤疤,前胸后背都是伤疤。我母亲常说他个子大,命也大,他受了那么多伤还活到了92岁!罗政委的名头是很大的,他脾气也很大。听人说,困难时期,村里缺化肥、白糖,他到供销社去买,供销社的人当年多牛呀,还没把他这个老汉放在眼里,没有供应票不卖给他,这下惹恼了罗政委,他拿起拐棍乱打,结果惊动了县领导,一看是罗政委,赶紧让供销社把白糖、化肥卖给马家河村。
      他脾气大,还有一个例子。汉中市老干局局长晓舟写过一篇《十四载的默默奉献——陕西宁强县委老干部局雷广安局长侧记》的文章。文章说:“1995年,七大代表、91岁高龄、身患肺心病的老红军罗福伟,因历史的原因,经常身边无子女。在一个多月的治病中,雷局长(宁强老干局局长雷广安)带领局里的两名同志轮流值班,使罗老身边始终不离人,罗老每天光输液就要四五个小时,雷广安和同志们耐心护理,从无怨言。爱发脾气骂人的罗老见老干局同志这样对他, 感动得热泪直流。”
      他到底是个什么级别的政委?连我父亲都以为他是西北军区的政委,也有老百姓说他是兰州军区的政委。查了百度知才道,他先后任西北军区后勤部军牧部罐头厂政委、西北军区第一兽医学校政委,正团级。这是准确的。有的文章隐约其词,说他是西北军区后勤部政委,有的说是西北军区后勤某分部政委。可能是嫌军牧部罐头厂、兽医学校政委的名头有点像弼马温那个官名一样不够响亮吧。
      中共七大代表755人,正式代表547人,候补代表208人。罗福伟是晋察鲁豫代表团(共107人)的代表,毛泽东也在这个代表团。有文章说他是中共七大正式代表,有的说他是候补代表。《中共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名录》第471页罗福伟名录原文如下:
      罗福伟(?— ?),中共七大候补代表。生卒年不祥。193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抗日战争时期在晋冀鲁豫地区工作,曾任八路军一二九师连指导员。1941年到延安,入中共中央党校学习。1945年4月至6月作为晋冀鲁豫代表团成员参加中共七大。
      由此可知,罗福伟是七大候补代表。这段名录连标点符号算上110字,在中共七大代表名录中的记载是最简短的。没有生卒年月,没有照片,而且非常错误的是说他“193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中共七大代表名录》编撰于1999-2004年,罗福伟于1935年2月参加红四方面军,同年8月入党。1934年他还在马家河当佃户、打短工、卖柴艰难度日,不可能入党。1955年9月授衔时有照片。如果编委会当时问一下陕西省军区或汉中军分区,就不会有这些缺失和错误!
      由于罗福伟战争中伤痕累累,有的弹片至死都未能取出,所以1957年就回陕西军区休养,1960年回汉中军分区休养。当然还有另一个原因就是,他从小不识字,是后来在部队、延安识的字,学习的文化,所以当时已经无法胜任工作。他给我父亲讲过,上级来的文件他都是让秘书读给他听的。这也是他作为一个七大代表没有成为更高层级领导的重要原因。
      有文章说他是红25军的老兵,有的说他是红9军,有的说他是红31军的打旗兵。1935年2月3日至3月1日,红四方面军发动南战役,先后参加战役的有红4军、红9军、红30军、红31军、红33军。当时红25军还由程子华、徐海东率领,在鄂陕的郧西、商洛一带,后来长征经过陕西的洋县华阳,然后就北上到延安了,没有到过宁羌、四川一带,没有翻过雪山、草地。所以罗福伟不是红25军的老战士,即便他后来加入过红25军,那他首先也应该是红9军或红31军的老战士才对。如有《宁强县军事志》,可能会查到详细信息,经过勉县党研室王兴平和宁强党研室联系,得知宁强军事志上未记载罗福伟事迹。
      有人说他是1962年当选宁强县政协常委,有人说是当选汉中市政协常委(汉中专区下辖的汉中市,也就是今天的汉台区)。那个正确呢?请政协的同志查一查吧。

 

 


      2021年清明节,我和母亲回宁强县石垭子罗政委的墓前祭拜。石垭子位于宁强县城西南出口的原油漆化工厂的山顶上。因为县城道路拓宽,山体垮塌了很多,已经找不到上山的路,问路边店铺的人,只知道有座红军坟就在山顶上,已经很多年没有人来给烧纸上坟了。我和母亲从荆棘中抓住树枝艰难的爬上了山顶。一座简朴的砖瓦夫妻合葬墓孤零零的坐落在小山顶,没有墓碑刻字,不是亲戚谁会知道这就是中共七大代表罗福伟老红军的墓呢?也许是老红军淡泊名利深藏身与名,不让刻碑。墓前很冷清,没有香蜡纸表和鲜花祭奠的痕迹。他与原配有2个子女,与第二个妻子有4个子女,怎么都没有人来为他(她)扫墓呢?
      我和母亲祭拜后下山,发现从另一边有一条路,绕来绕去的从已经废弃的原油漆化工厂里走出来了,但是现在的人谁知道这条路呢?我又到马家河罗家坪去寻找当年的老房子,因为近年打造汉水源头风景区,道路已经是水泥路,路两边土房、木头房都已经荡然无存,全部是新修的楼房了,很漂亮。我大姨快八十岁了但记忆力很好,我跟她说起没有人给罗政委上坟的事情。她说罗政委受毛主席的教育很深,他没有给后人安排工作,妻子全中英没文化,在汉中卖过冰棍。仅仅是把儿子招为当合同工,后来才转正的,儿媳一直是临时工,他的孙子在汉运司工作。他参加红军后,媳妇全中英养活不了两个孩子,就把他们的女儿送给贺家了,解放后他回来时女儿都嫁到赵家河全家院子里的黄家了。他也没有为女儿、女婿安排工作。我大姨说,罗政委去世的那年,女护士妻子和4个儿女都来了的,以后两家的后人没有来往。都说他罗政委当了大官,却没有给2个媳妇家的亲戚家人和子女安排工作(除了儿子罗邦义),所以两家都埋怨他,加上他儿子儿媳都不在世了,孙子也已经七十岁了,也就没有人来给他烧纸上坟了。听了这些,又想起汉中老干局晓舟在文章中说的“1995年,七大代表、91岁高龄、身患肺心病的老红军罗福伟,因历史的原因,经常身边无子女……”一种难言的凄凉涌上我的心头。也许并不是如我大姨说的那样,或许是他的后人天南海北,不是每年清明都能回来祭拜他的。因为县城道路拓宽,山体垮塌了很多,墓离山体边缘只有一米多一点点,如果再垮塌就危及老红军的墓了。
      中共七大确定了毛泽东思想为我们党的指导思想,是中共历史上极其重要的会议。罗福伟是老红军、中共七大代表,不仅是宁强县更是汉中市的骄傲。他生前的房屋是政府为他专门修建的,他和妻子去世后房子被收回建成了宁强县老干部活动中心。目前全国掀起了红色教育的热潮。南郑县为何挺颖、洋县为张富清、勉县为杨育才、宁强县为陈锦章等都修建了纪念馆,成为红色爱国教育基地。现在只有他的墓地,成为留给我们唯一的精神寄托了。我期望:一是修好上山路,要保护好他的墓地,为英雄立碑昭示后人,不要使其湮没于荒烟蔓草间;二是英雄就在我们身边,不要让英雄生前奉献,身后凄凉。每年清明组织公祭,红军坟就是开展学党史接受红色教育的现成场所;三是征集他的遗物和英雄事迹,在县老干部活动中心或是县党史馆陈列展览,英雄事迹载入县志和军事志中,激励后来者,不要让英雄的光荣事迹消磨于日常岁月的琐碎中。
      土地革命以来,汉中这块土地上产生了无数英烈,光耀天地,如南郑的何挺颖、杜瑜华,西乡的陈浅伦、余洪远,宁强的陈锦章,洋县的张富清,镇巴的符先辉,勉县的杨育才等。更为难得的是产生了1位中央军委委员:杨育才(1973年);2位中共七大代表:罗福伟、余洪远;3位少将:余洪远、杜瑜华、符先辉。英雄们有的献出了生命,有的把弹片终身留在体内,他们为劳苦大众谋幸福,永葆革命者的本色;幸存者不居功、不自傲,没有为自己和子女谋过私利。这是值得我们后来者永远铭记和学习的。
      为了铭记英雄,激励后来者,消除谬误和缺失,以便《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名录》再版时采用,可将中共七大代表罗福伟名录补正如下:


罗福伟(1903-1995)


      中共七大候补代表。原名罗定奎,1903年9月生于宁羌县城关区第五行政乡马家河村。1935年2月参加红军,在红九军九十三师七十三团一营当打旗兵。1935年8月途径四川西康过草地时,在牛角沟作战中,由任忠明同志介绍入党。
      他先后担任打旗兵、班长、排长,参加过林江、中坝县、白站、凤宜场、天泉、陵山、五次围剿战斗。1936年12月至1937年8月在甘肃镇源、陕西三原三十一军九团任战士。1937年9月至1937年12月任班长。1938年1月至1938年2月任排长。1938年12月至1940年3月在河北、山西支队改编为一二九师三八六旅七七一团三营当分支书记。1940年3月到1940年10月被选为中共七大候补代表。1940年10月至1941年12月在延安军政学院学习,1941年12月至1945年7月在延安中央党校第一部学习。1945年7月至1946年8月任陕甘宁边区新四旅十六团供给处主任。1946年8月至1946年12月调西北局去关中陕南做地下工作。1946年12月至1947年8月任陕甘宁边区新四旅卫生部副政委。1947年8月至1951年1月先后任陕西、甘肃、新疆六军十七师卫生部政委,参加过清涧、宜川、西府、扶凤、兰州、西安、犁北、良周村等战斗。1951年1月后由新疆调西北军区后勤部军牧部罐头厂政委、西北军区第一兽医学校政委(正团级)。1953年1月在西北军区学习。1955年9月28日国防部授中校军衔(国衔政字0887号)。1956年11月由于多处受伤回陕西军区休养。1957年3月28日,授予三级八一勋章,三级独立自由勋章,三级解放勋章。1960年,回汉中休养,1962年被选为宁强县政协常委。1980年12月1日由退休改为离职休养。1983年回宁强县休养。1985年4月17日,陕西省委组织部将他提为地师级待遇(陕组老字[1985]53号文)。1995年1月10日在宁强县因病逝世。

 

 


      【作者简介】叶一鸣,男,陕西省作协会员,陕西省金融作协会员,发表文学作品30余万字。供职于勉县农村信用联社。

 

浏览 (179) | 评论 (0) | 评分(0) | 支持(0) | 反对(0) | 发布人:叶一鸣
将本文加入收藏夹
 
汉中市银行业协会【官方网站】 地址:汉中市汉台区天汉大道邮政大酒店5层    国家工信部备案号:陕ICP备19021995号    陕公网安备 610702020003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