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标志
当前日期时间
当前时间:
自定内容
扫码安装app
自定内容
手机版
文章正文
    【金融文学】父亲指导我扶贫(短篇小说)
作者:王耀华    发布于:2020-08-31 15:21:45    浏览 (276)
摘要:阳春四月,骄阳似火,还没进入夏季,天气就燥热的令人受不了。我在夹山沟村扶贫帮困已是第二个年头了,明年是三年脱贫的最后一年,今年是关键年,然而村里还有四户村民要确保明年底彻底摘帽脱贫,这可难死我了。

父亲指导我扶贫
(短篇小说)
作者:王耀华

 

      阳春四月,骄阳似火,还没进入夏季,天气就燥热的令人受不了。我在夹山沟村扶贫帮困已是第二个年头了,明年是三年脱贫的最后一年,今年是关键年,然而村里还有四户村民要确保明年底彻底摘帽脱贫,这可难死我了。

 

 


      我是县发改委的一名青年干部,对农村并不熟悉,对农村扶贫工作更是一窍不通。眼见着农村在改革开放的四十多年里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感到由衷的震撼,但边远山区仍有落后与贫区的差距。就拿我驻的夹山沟村来说,它,地处秦岭深山的古栈道,关中、陕南两地交界处,姜、眉公路沿线。这里山高林深,山势峭拔,沟狭谷深,虽然公路修通了,但经济仍不发达。村里的岩湾沟里四户贫困户集中在一条沟里,岳家、葛家各有一个病人,张家、宋家子女多,父母年迈,负担重,生活压力大,要想一年半内脱贫,比登天还难。
      “五一”节的前一天下午,我乘便车回到了县城。节日期间,我们扶贫干部不放假,我是回城拿换洗衣服,明早要乘头班车赶回扶贫点上去。
      回到家里,父母亲很高兴,母亲钻进厨房赶忙给我做好吃的。四十多天没回来,县银行退休的父亲见我情绪萎糜,笑着问我说:“工作不好搞,遇到困难了吧?”我苦笑着说道:“难啊!扶贫工作真不好搞!”父亲似乎很理解地说道:“扶贫工作就像看病一样,要对症下药,方能药到病除。”我瞅了瞅父亲,不满地说道:“你一个银行退休干部,不了解山区农村的贫困状况,有些家庭户是根本扶不起来的,尤其是因病致贫的家庭。还有一种家庭,老婆是病婆娘,娃儿三四个,只有他一个壮劳力,大孩子要上学,小的只有四五岁,想一想就焦死人了!”父亲看到我焦虑的心情,安慰地说道:“总会有办法解决的。我们当年在农村下乡工作,农村的贫困程度比现在大多了,那时是普遍贫困,家家都在吃返销粮,买化肥都要在我们江镇营业所贷款。”我一听,猛然间记得,虽然父亲在县农行行长岗位上退休,但他年青的时候确实是在基层营业所工作过,对农村也是比较熟悉的。于是,我请教式地问父亲:“爸,你们那时候也下乡,也和农民打交道吗?”父亲正经地言道:“那是当然,我当时刚参加工作一年多,在江镇营业所搞农村信贷工作,贷出去的款要按时收回来。所以经常下乡跑各生产大队、生产队,与支书、大队会计打交道。”我不解地问道:“我听说,那阵农村穷的没啥经济实体,贷出去的款咋样才能收回来?”父亲说道:“七十年代中期,还是人民公社体制,公社以下是生产大队、生产小队,都是集体经济,各家户都是以挣工分分口粮。个别生产队有条件的办个加工厂或药场的要好过点。那时的国家政策是'以粮为纲,全面发展'执行的是毛主席多种经营的十二字方针。就是'粮棉油、麻丝茶、糖菜烟、果药杂',动员和号召全国农村认真执行毛主席的多种经营的十二字方针,大力发展集体经济。”我听了父亲的一席话,似乎有了茅塞顿开的感觉,又问他“那你们那时,有没有把农村生产队的集体经济搞出成效?”父亲笑着说:“有啊!当年,我同江镇区供销社一位老同志一块去柘梨园公社下乡,这位老同志姓方,是个省劳模。他主要是指导公社四个生产大队的药场搞药材种植,药材种的主要是天麻、川芎、大黄、黄芪、当归、党参、猪苓、茯苓等等。一个周期得两三年。最后,药材大丰收,每个药场收益上万元。通往各药场的简易路也修通了,铁索桥也架起了,手扶拖拉机也买下了,营业所放给四个大队的贷款也收回来了。”父亲和蔼地又说道:“我给你个建议,你就抓住重办药场这件事,保准能完成脱贫任务。”我吃惊地说道:“还有一年半的时间,咋能完成这艰巨的任务。”父亲说道:“你的扶贫点我知道,是夹山沟村的岩湾沟吗?”我答道:“是啊,上次我回来说过。”父亲说:“岩湾沟我知道,七八十年代去过,是夹山沟村里的一条岔沟,有三四里长,是个簸箕塘式的慢上坡沟,当年夹山沟大队药场就办在沟上边,还修了四五间房,翻山过去就是凤县的坪坎公社的一个山沟。”我听完父亲讲的,很吃惊,想毕他对夹山沟还真熟悉。但岩湾沟上边曾办过大队药场我还真不知道。

 

 


      当我们父子俩谈性更浓之时,母亲的饭菜已经做好,满桌的美味菜肴香溢满屋。五六年前退休的母亲,是县中学退休的高级教师,平时早晨出去到广场锻练,下午练书法或绘画,生活很有规律。平时我不在家,父母亲的三顿饭很简扑,都是些最家常的稀饭馒头、洋芋拌汤、米饭、面条之类,从不吃大鱼大肉。也许知道我五一节要回家,早晨母亲特意去超市买了鱼、肉回来慰劳我。母亲给我挟了一砣回锅肉在我米饭碗里,温馨亲切地说道:“儿子,多吃点肉,四十多天没见你,看你都又黑又瘦了!”我直觉得有母爱真幸福,忙说:“妈,你忙了一两个钟头,你辛苦了!来,你也吃块鱼。”我忙不迭地给母亲碗里挟了块红烧大鱼块。父亲慢条斯理地吃着,挟了一砣泡菜洋芋丝在自己碗里,说道:“七十年代中期我们下乡,由生产队队长派饭到各农民家,遇到啥吃啥,吃完,每个人给农户家四粮粮票,一角五分钱。现在你们下乡吃饭咋解决?”我回道:“不固定,有时侯在镇政府灶上吃,需提前打招呼;有时在农民家吃,大部分是在镇上餐馆买着吃,没规律。”
      一家人边吃边聊,一顿晚餐在温馨的气氛中结束了。母亲忙着去厨房洗涮锅碗,父亲则泡了一壶青茶,我们爷俩继续就着饭前的话题在客厅里又聊了起来。
      父亲给我倒了一杯茶,又给自己酎了一杯,点燃一支香烟,吐出一口浓浓的烟雾后说道:“据我了解,夹山沟曾经办过两个药场,一个在岩湾沟里,另一个在九房山上。岩湾沟里的药场要大一些,种植的药材面积也大,品种也有上十个。九房山上面积略小一点,品种只有五六个。”我急切地说道:“我去年刚去扶贫点,我们扶贫小组的三个人,曾与村上干部讨论过办药场的问题。可他们说,办药场很复杂,选种、要建小苗圃、直播、移栽、施肥、管理等等。程序很繁杂,又没有技术人员指导,我看这事难搞成。”父亲像是在鼓励我,浅浅地笑道说:“不要有唯难情绪,作为下乡工作的扶贫干部,你的言行会影响村干部和广大村民,看准了的事,就要想方设法去搞。”父亲喝了两口茶,在烟灰缸里掐灭了烟头,继续说道:“据我知道,当年锅厂大队柏树沟药场,请的是四川省蓬安县一个姓周的技术人员,五十多岁,很有药材选种、育苗、种植、施肥、管理的经验。他原来是漆农团队的二老板,因年龄大了,每天山上山下跑,受不了,才又重操旧业搞老本行药材种植。他将柏树沟药场开发的很红火,三十几亩土地,种植了十二个品种药材,三年下来,收益了三四万元。那个年代,最贵的药材才七八块钱一斤,现在的当归、党参、黄芪恐怕要三四十、四五十元一斤,发展药材生产,办药场才是你搞扶贫工作的出路。你认真考虑考虑。”父亲顿了顿,又说道:“你们这么主导,把村上药场办起来,是把村上集体经济带上了一条持续发展的光明之路,村上的集体经济会每年逐渐壮大,贫穷之帽是不是自然就脱掉了!”听了父亲的一席话,我心动了,似乎我已经完成了扶贫脱困工作。然而还有一年半时间,我真的能完成扶贫任务吗?父亲好像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对我又说道:“我知道你五一节前要回来,前几天翻了翻我几十年前笔记上记得东西,当年我同供销社老方一块下乡,他指点我和指导药场药工们的重要内容,我翻出来看了看,正适合你们指导村上的扶贫工作。你不是说还有一年半就是你们完成任务的最后期限吗?现在还来得及,抓紧动员岩湾沟里的四户农家,将原来老药场的药地翻垦出三五亩,甚至七八亩,种上川芎,生长期是280-290天,先一年种上,笫二年小满季节后的四至五天后是收获期。川芎这种中药材,在全国各大制药企业用量很大。川芎,被称之为血中之气药,作用于行气开郁、活血化瘀、止痛。常用于治疗各种风寒头痛、偏头痛、血管头疼、冠心病、妇女病、跌打损伤等等都需要川芎这种原材料。”父亲喝了口茶,又继续说:“搞农村的集体经济,要因地制宜。你现在的扶贫点上,是秦岭山区的中寒区,最适宜中药材种植,搞中药材种植,要长短结合。有些药材生长期长,有些则短,要合理布局,有计划的安排时令节气、品种搭配、创建小苗圃等等工作。像党参、当归、大黄等常用量较大的品种,都是两三年生长期的品种,好施肥、好管理,而且十分耐寒。”我此时觉得,父亲像似一位农村经济工作的专家,咋对药材种植这么熟悉!我问父亲道:“爸,照你的意思,我们要想顺利完成三年脱贫任务,唯一的出路是重办药场?”父亲望着我,坚定地说道:“不错,将药场再恢复起来,不仅能使夹山沟村岩湾沟里的四户贫困户脱贫致富,而且还能给夹山沟村创建一处中药材生产基地,只要经营管理的好,将会是村里集体经济的重要的资金来源。药场技术人员,抓紧从外地请。至于药工,从本地招收,曾经在药场干过的,有经验的药工不难招收十多个。因为药材收获后,还有一系列工作需要做,例如凉晒、挑选、烘干、装包等等工作,都需要有经验的药工去做。”父亲的一席话,坚定了我还在忧虑的心情,我对父亲言道:“爸,那我就决定,干!”父亲笑着说道:“凡事都要有计划、有安排、有步骤。你们扶贫工作组要迅速形成几个报告,一、“关于岩湾沟四户脱贫的报告”详细地叙述怎样在明年底前,让这四户村民脱贫。二、“关于在岩湾沟重新恢复夹山沟村药场的报告”重点阐述创建村集体经济的打算,包括外聘药场技术人员、本地招收药场药工等等事宜。这两个报告要上报县扶贫办,求得相应的扶贫资金支持和扶贫政策的倾斜。另外,你们工作组要好好与村委会协商,取得他们的理解与支持,这样,才能有效地完成扶贫帮困工作。”我十分感动,父亲啥事都替我想到了,真得感谢他老人家。父亲也似乎觉得帮我找到了解决问题的方法,我忧虑地心情得到了释放,轻松地说道:“好了,帮你只能帮到这里了,我要休息了,你再把思路理一理,也早点休息吧!”说完,离开了客厅,去洗涮去了。

 

 


      我回到自己的房间,打开了笔记本电脑,看了看腕上手表时间,差三分钟23点钟。我沉思片刻,憧憬着扶贫工作之路上的美好前景,仿佛看到了那四户脱贫农家喜乐的笑容……
      从沉思中醒来,我着手沉浸在我的扶贫工作报告之中……


二0二0年八月二十四日 下午14时12分落笔

 

 

 


      【作者简介】王耀华,生于1952年农历2月23日,大专文化程度,老三届(初六八级)学生出身。1970年10月参加工作;2012年3月在中国农业银行汉中分行机关退休。喜欢读书,喜爱文学,喜好钻研,对诗歌、散文、小说有浓厚兴趣。1972年学写诗文。1977年在兰州军区《民兵建设》杂志发表诗歌、散文数篇。1992年开始短篇小说写作,先后在省内外《新大陆》《百花》《滇池》《莽原》《拓荒》发表中、短篇小说《生存》《除夕夜》《深山小镇》《大山里的故事》《人与狗》《大山忠魂》《河对岸那座旧磨坊》等二十余篇。另外,有杂文、散文、游记、散记、诗歌几十篇,大都在省农行局域网上刊发。2015年出版长篇历史小说《最后的王爷》。

 

浏览 (276) | 评论 (0) | 评分(0) | 支持(0) | 反对(0) | 发布人:王耀华
将本文加入收藏夹
 
汉中市银行业协会【官方网站】 地址:汉中市汉台区天汉大道邮政大酒店5层    国家工信部备案号:陕ICP备19021995号    陕公网安备 610702020003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