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标志
当前日期时间
当前时间:
自定内容
扫码安装app
自定内容
手机版
    【散文欣赏】关于老段
作者:长安银行城固县支行 李升华    发布于:2019-12-30 11:43:35    浏览 (651)
摘要:作者徒步城固岭,与孤身一人在深山中经营苗木的外乡人“老段”不期而遇。让我们一同看看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样的故事……

关于老段

      作者徒步城固岭,与孤身一人在深山中经营苗木的外乡人“老段”不期而遇。让我们一同看看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样的故事……


题记:
      城固岭——大秦岭留给城固人民的印记!


徒步城固岭

 


      早上一起床,妻子就说想要找个安静的地方去徒步。我提议去城固岭。
      城固岭位于县城东北部,属我市美丽乡村示范村——青龙寺村的边陲领地,是秦岭过境时留给城固的印记,也是我小时候经常去砍柴的地方。妻子爽快答应了,说想陪我重走一次我少年时“受苦”的地方。我很是感动。
      午饭后妻子约上其姐及小妹一路驱车前往。说实在话从老家重走一次来回20多公里呢!我担心她们第一次走山路又都人到中年,体力肯定跟不上。虽然小妹做了充分的准备,为大家带了水和干粮,我还是思量着尽量把车停在距目的地近一点的地方。终于找到了一块能停车的地方——三溪沟路口。
      下车徒步便是高低不平,三轮摩托车碾轧后留下的深槽,一不小心还会扭脚的土路,甚至有的地方还有些泥泞。
      青松翠竹,潺溪鸟鸣!妻姐、妻妹好不欢喜!不一会儿,三姊妹便与我拉开了距离,毕竟是山路嘛!
      行走了半小时山路我已大汗淋漓了,脱掉外套的功夫便到了11队队长家,家里无人,我便坐在门口的石凳上歇脚等妻子她们。妻子兴奋的唱起了信天游,声音响彻山谷。
      我们一行放慢脚步又走了半个小时,便到了城固岭下。踩着松软厚实的树叶,沙沙作响。小妹一屁股坐在地上说实在走不动了。其实此时距城固岭山口不足500米了。
      妻子、妻姐拽起小妹,用长征精神激励她:“若是长征,后有追兵,你怎么办?一个字‘走’,咬咬牙,坚持‘走’!”
      哎呀呀!突然发现路边有锦鸡留下的漂亮羽毛,小妹捡起几支插在发间,顿时精神百倍。
      山路难行,山高、路陡、林密,方向感差,几百米的路程我们竟走错了方向,误入了一片苗木林。见一山农正在修剪苗木,山农说这里已经没有路了,他用手指了一指说:“城固岭在正北,就前面那个山口,不过这里也算城固岭。”山农很友好,很热情。
      这个山农很奇怪,讲一口字正腔圆的普通话,不像个农民倒像个学者。
      攀谈中得知,山农姓段,和我同庚大我半岁。来自黑龙江牡丹江市,除了苗木还有其他生意。儿子儿媳在西安上班,老婆在老家带三岁的孙子,妹妹在海南经营一家大酒店。老段每年冬季在海南做生意,夏季来此经营苗木,春节回黑龙江老家。老段一个人在这大山深处经营一百多亩苗木,主要种植紫薇、娑罗树等。已投资50余万元,投资期十年,约120万元。我说这么差的交通、偏僻的地方,连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你何以耐得住寂寞。老段告诉我:耐得住寂寞才能成功。现在吃面条,十年后就能吃大餐了。
      老段是乐观的。
      下山时,在半山腰的一户农家院子里,我看见拖拉机、三轮车、旋耕机、割草机等设备,我想一定是老段的设备和租住的农舍。
      攀谈时,老段曾热情的邀请我下山到他那为我们做饭,我怎能打扰他正酣的劳作。老段说早上妹妹电话催他,过两天就要去海南了,许诺明年在山林里养200只跑山鸡,欢迎我来年来城固岭做客,免费为我宰杀跑山鸡吃......
      显然:老段把我当朋友了。老段也走进了我的内心。
      返回的路上小妹还采摘了一手提袋山野菜。三姊妹坐在车上谈笑风生。我却无语。我在思考老段的执着、老段的理想、老段的坚守、老段的奋斗精神。50来岁拥有120万元的城固人一定会守着已有的财富颐养天年,而老段却在杳无人烟的大山深处独自奋斗。
      遗憾的是离开时未能获取老段的联系方式。下山后我曾找过当地的队长想再了解了解老段的情况。还想问问队长通往城固岭的道路上面有无硬化的设想。不巧,队长下地干活了,热情的邻居要去叫队长回来,我不忍打扰山民的正常生产生活,拒绝了邻居的盛情。
      我要感谢妻子的提议及陪伴,今天徒步城固岭,我收获了心的成长,老段给了我希冀,老段的孤独的坚守和奋斗精神成了我今后前进的路牌!
      城固岭——秦岭山脉留给城固人民的印记。我下决心:在明年的两会上,我将郑重建议政府能把通往城固岭的山路列入硬化项目中去。因为那里有朴实的山民,时常有户外人的身影,那里还有一个“寂寞”的老段,那里是我少年时的记忆。
      城固岭,我还会再去探访你。


2019年12月8日夜


后记:
      城固岭——我抹不掉的记忆。这周末还想再走一次城固岭,相约几个朋友,还想约上文旅局的领导。出城固岭山口向东,便是洋县的领地了,能否在此立一块地标碑,能否把通往城固岭的道路予以硬化,并联通史家庄形成徒步旅游环线。我在想。
      我想再走一次城固岭,并不是城固岭有多美,其实我想再见见满身正能量的老段。我想到一个不够儒雅的词叫做“跳得龙门,钻得狗洞”。应该是执着的老段,拥有财富却守着清贫奋斗的老段,为了理想和成功守得住寂寞的老段,不知准确吗?
      希望周末再走城固岭时,老段还未登上飞往海南的航班。


再访老段


      2019年12月14日,周六,我电话邀请县户外运动协会的几个领导,拟定周日再走城固岭。不想消息一出,想见老段的朋友竟扩大到27人,我感到了压力。抓紧联系户外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金笑冰和常务副秘书长朱红伟商量行程安排。他俩甚为积极,因为他们很想随我再见见老段。两位秘书长放下手中的事来我办公室详细筹划我提议的“重走城固岭,再访老段”活动。
      活动由我牵头,两位秘书长负责具体协调车辆及行程安排,我老家青龙寺的堂哥一家人负责活动落地服务及接待工作。
      周日,八点半完成集合后,我们一行27人驱车前往我市美丽乡村示范村——青龙寺村。
      堂哥一家已提早为大家准备好了面皮和菜豆腐稀饭。一家人很是热情,大家享受着农村极为普通的早晨。看得出大家吃得很开心,有的朋友还吃了两碗呢!


1.徒步骆驼山


      早餐后我们登上了城固五山之一的骆驼山,骆驼山因其外形像一头骆驼而得名。骆驼山位于县城正北16公里处,属青龙寺村的领地,是青龙寺村的一道自然屏障,也是我小时候经常去放牛的地方。现在山上已没了树木,取而代之的是桔树林。骆驼山驼头上建有观景亭,登亭极目可见斗山、庆山、伏牛山和唐公山,近看山下可见青龙寺村全貌,西望桔园景区长廊、升仙村、杨家滩村和蜿蜒的湑水河。
      驼腰北面山下是青龙寺水库,这座水库建于大跃进时期,距今已61年了。水库的上游便是青龙寺村,骆驼山和水库自然成了青龙寺村的门户,山和水也给青龙寺村平添了几分灵气。骆驼山斜卧在村口驼头向村里伸去,将青龙寺和原公隔离开来,形成了明显的半封闭的浅山区乡村,青龙寺村美的原因就在这里。
      骆驼山驼尾制高点上已建成了新的青龙寺,汉白玉构造的“宝箧印塔”耸入云端。站在汉白玉平台上极目南面可见县城的高楼大厦,山下是成片的猕猴桃园。向西可见庆山山巅,还可见湑水潺潺。北面山下便是青龙寺水库,大坝上“美丽乡村青龙寺”几个大字格外耀眼。水库里一群野鸭正在戏水,激起层层涟漪,构成了一幅美妙的山水画。若起雾,此地真可谓人间仙境了。


2.重走城固岭


      下了骆驼山,大家稍做休息,我们朝城固岭进发。车子还是停在上次我走城固岭的停车的地方——三溪沟路口水泥路上。下车便是通往城固岭的土路,路面比上周更糟糕,由于周六的天雨,道路更泥泞了,路上被农用三轮车碾压出更深的凹槽,凹槽里还有积水,走在凸起泥泞的路面上还会打滑。
      路况实在有些糟糕,我建议大家改道徒步三溪沟。金主席和老朱秘书长却坚持要走城固岭,老朱说:“我们今天活动的主题是重走城固岭,再访老段,大家坚持一下。”我说:“老段肯定去海南了,要不咱们改天去城固岭吧。”老朱坚定的认为:“老段一定还在城固岭等我们。”看着金主席和老朱坚定的态度,我妥协了,大家还是坚持了来时的初心,队伍向城固岭方向进发了。
      徒步城固岭,堪称小长征。虽然路程不算远,但徒步难度大,路况实在是太差了,路面湿滑,大都没有带手杖。大家来时热情高涨,谈笑风生,此时却没了声音。为防止滑倒,大家走得小心翼翼,大家的心在脚下。不一会儿队伍便拉开了距离,金主席、老朱是第一次造访老段,显然他们打头阵,走得快些。有六七个年纪大一点又是第一次走山路的群友走得慢一些,我随他们殿后。
      约莫半小时,大家实在走不动了,我鼓励说:“转过前面那个弯就是队长家了,大家可以在那烤火歇脚。”我加快了脚步,大约十分钟,我便来到队长家。还巧,队长正在家吃早餐,见到我很热情,立即放下碗筷,张罗起了茶水、凳子,还开了一间农用车库房为大家准备好了火盆和柴火。柴火很给力,见了后面来的徒友,两三股火苗伸长了脖子向上窜,还露出哗哗的“笑声”!徒友们围坐在火盆边好不开心!
      安顿好殿后小股部队,我加快脚步追向城固岭,十来分钟时间,我便追上了妻子和中医院黄院长等一行四人,她们已到老段租住的农舍旁等我了,但老朱等人已去城固岭了。妻子激动的告诉我:“老段在呢!”见老段屋顶正飘起炊烟,估计老段正在做早餐。听见老段在屋里喊“是老李吗?老李来了!”听声音,老段很激动!说话间便走出厨房,迎我们进门。我说:“今天想访你的人很多,其中老朱最想见你,他是林业局的干部,可他不知道你的住处,直接上了城固岭了。”“那好啊!我们还可以交流交流苗木产业和林下经济发展呢。”老段可高兴了!
      我说:“我也先上城固岭,回来时我和老朱回访你。”老段点点头说:“好的,上面道路太陡又滑,我给你准备个手杖把!”老段迅速从院子里捡起一个竹柄铁耙,用力在拖拉机上一勾,退掉耙头,把竹竿手柄给我。耙子是老段的农具,他几乎是破坏性的给我现做了一个手杖。他完全可以从柴火里面找一个临时手杖来给我用。老段的激动和真诚让人无法拒绝。接过老段的竹竿手杖,迅速奔向城固岭。从老段的农舍到城固岭路程约500米,但这500米是徒步城固岭最为艰难的路程。路非常陡峭,又特别湿滑,如果没有手杖的支撑很容易摔跤,走了几十米便感到腿部肌肉和膝盖又酸又痛,回头看看妻子她们几个,个个手按着膝盖或按在腰部仍在一步一步的坚持前行。有了老段给我的手杖,我浑身充满了力量,很快追上了及顶的老朱他们,听见老朱在喊:“城固岭!我来了!”见到老朱,我告诉他我见到了老段,老段还没有去海南,老朱高兴极了,约我下山时一起去拜访老段。
      不一会儿妻子她们几个也到了山顶,这山顶便是城固岭。城固岭地处秦岭腹地,岭上长满了松树和“救济粮”,岭北山下三四里地便是桔园镇的史家庄村,向东便是洋县的领地了。登上城固岭令人心旷神怡,有“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感觉。户外协会副主席兼康健户外群的群主康健说城固岭还有好多传说呢。我让他闲暇时把传说故事写下来,他答应了。
      美女徒友们争着采摘“救济粮”吃,还和红玛瑙般的“救济粮”合影留念。欢声笑语响彻山谷,像长征会师一样激动人心!金主席还兴奋地组织大家一起合影,说“能上城固岭的城固人的确不多,大家一定要好好照几张照片。”大家都很开心!


3.再访老段


      下山时老朱还是抢了先,因为他想和我再访老段,金主席便紧跟我俩身后。很快我俩先行赶到老段的农舍,老段早已为我们泡好茶水,喝上老段准备的热茶,老朱和老段聊起了苗木的品种、市场行情、发展前景、林下产业链等话题,我几乎插不上话。后面的徒友陆续返回到老段的农舍,都想和老段交流。意犹未尽的老朱和我便邀请老段下山去青龙寺村把酒言欢,老段爽快答应了。临行前,我俩还在他院子里农具旁合了影。
      老段很健谈,返回青龙寺村的路上,他和我聊了很多,聊了他的理想、他的家庭、他的事业。
      堂哥家已精心准备了精美可口的农家饭菜,大客厅里摆了四张桌子,八人一桌,像是过喜事一样热闹。当然是我、老朱、金主席、康主席等人陪老段了。老段很激动,他说在山上已有两个多月没喝过酒了,上面条件差,也没人去,的确很寂寞。他酒量不好,但今天一定要和大家喝。老段不止一次的说:“万人追不如一人宠,万人宠不如一人懂。”说我们几个能理解他搞农业的艰辛真得难得。显然老段把我们当成他的知心朋友了。
大家纷纷给老段敬酒,老段酒量不算好,但他很真诚,谁邀请他他都不拒绝,他被户外人的热情感染着。
      老段边喝酒边聊他的打算:“上面路不通,好多地没人种,他自己为苗圃修路花费十几万,已交了十年的流转费,一年多已投资了快60万元。要是水泥路通了,车子能开进去了,他想再流转一些闲置山地养殖奶山羊,一年能弄几十万元哩。现在这路况有好多想法无法实现,明年只能先养200只鸡,这是我给老李你许诺的,明年必须养。等交通条件好了,搞个林下系列种养殖,形成林下产业链,带动当地农民发展”。
      老段还有一个无奈:他说当地农民工太少,旺季找不到做活的人,不过目前他一个人还行,就当锻炼身体呗!老段说,他来城固岭时体重180几斤,一年下来减少了30来斤。显然,极差的基础设施和极其艰苦的生存环境,这一年老段过得很艰辛。
      老段是乐观的,他说种树就是开办了个绿色银行,十年呐,树苗每年都在为他长钱。
      老段端起酒杯一桌一桌回敬大家,推杯换盏,气氛热烈。老段已经喝多了,回到座位上后县医院的赵院长和交警队的向队长再次给老段敬酒,老段仰头就喝。
      有这么多的朋友理解他赞许他,老段很开心。老段醉了,心也醉了!时至晚6点我离开青龙寺村时,老段还在熟睡中,老段真的醉了。


2019年12月19日


享受宁静

 ——《再访老段》后记


      2019年12月15日下午,户外协会的朋友们和老段在青龙寺村我堂哥家把酒言欢,老段开心的醉了。送走户协的朋友们,我和中医院黄副院长、郭主任、徐主任、白主任等留下来照看老段。
      黄院长说小柴胡和葡萄糖口服液均可解酒,村卫生室的医生同学免费提供了小柴胡冲剂和葡萄糖口服液。从下午3点到6点,我陪在老段身边,老段一直没有醒。
      中医院黄院长等朋友是第一次来青龙寺村,甚感新奇。堂哥在院子里为他们拢起了“大笼火”,所谓“大笼火”就是农村人在火盆或地上用树根、木柴等做燃料生起可取暖的大火,烤火人围成一圈。黄院长和81岁高龄的叔父亲切的聊起了家常。黄院长几个小时手不离火钳,不断的添柴架火,甚是欣喜,看得出大家都很开心。
      6时许天色已经很黑了,老段还在熟睡中,我叮嘱两个堂哥照看好老段,次日再送老段回到山上。
      回家后我一直在担心老段,晚9时许老段打来电话说酒醒了,他和我两个堂哥正在聊天,晚上住堂哥家,让我放心。今天大家对他都很热情,他很感激。
      这几天我一直在思考老段和城固岭,想再挖掘一下城固岭的人文故事,城固岭的传说,城固岭上的老段。昨天早上我刚完成《再访老段》的初稿,城固岭的队长张永华打来了电话:说他刚看了我之前写的《忆母亲》、《徒步城固岭》,两篇短文很感人,他也很感动,感谢我对城固岭的关注,对城固岭人的关心,还诚挚邀请我方便时去他家做客。我委托他把城固岭的人文历史帮我理一理。他说听老人讲,旧社会城固岭山梁上每年正月都要唱大戏,他答应找一些年纪大的老人再了解了解。
      老段回到山上后,也给我来微信了,说了说他来年的打算,也期盼水泥路能早日打通。
      写到这里,我果断决定下午放下手头工作回趟青龙寺村,先与村两委班子座谈一下,先从村镇发起向上争取城固岭的道路硬化项目。我会联合其他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再在县上帮助呼吁呼吁,力争明年国家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时能把城固岭徒步旅游环线项目列进去。
      我还在思考老段的精神,老段15日和户外运动协会的金主席聊天时说,他们家经济条件还不错,大妹在北京开饭店,小妹实力最强,在海南开大酒店,还经营房地产项目,资产几个亿,妹妹劝他不要在大山里搞苗木了,可以给他三两百万。老段却不这样想,他说苗木是他的绿色银行,心中有希望。我曾经问过老段,这山高坡陡,人迹罕至的地方不孤独寂寞吗?老段说肯定寂寞啊!“耐得住寂寞才能成功。”“现在吃面条,十年后就能吃大餐。”在浮华的当今,老段为了心中的理想,能享受大山的宁静,真的难能可贵。我懂得:享受宁静是一种境界!
      老段的坚定执着,老段的低调务实,老段的勤奋与简约的生活方式,老段耐得住寂寞受得了孤独的慎独守正的精神,是我们学习的榜样。老段已成为我今后人生路上前行的路牌。
      也愿《徒步城固岭》、《再访老段》、《享受宁静》等文字能成为老段实现人生理想的灯塔,照亮老段前进的征程。
      祝老段在享受大山的宁静中成功!


2019年12月20日

 

      作者简介:李升华,男,1970年出生,城固县人,中共党员,大学本科学历。现任长安银行城固县支行行长。系城固县户外协会副主席,县乒协副主席,城固县政协委员,长安银行党代表,汉中市人大代表。

 

浏览 (651) | 评论 (0) | 评分(0) | 支持(0) | 反对(0) | 发布人:长安银行城固县支行 李升华
将本文加入收藏夹
文章评论
最新点评
更多点评 发表点评
发表评论
您的评价
差(1) 一般(2) 好(3) 很好(4) 非常好(5)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看不清?更换一张
匿名发表 
 
汉中市银行业协会【官方网站】 地址:汉中市汉台区天汉大道邮政大酒店5层    国家工信部备案号:陕ICP备19021995号    陕公网安备 610702020003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