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标志
当前日期时间
当前时间:
自定内容
扫码安装app
自定内容
手机版
    谣言
作者:宋超    发布于:2019-07-08 17:56:50    浏览 (125)
摘要:和行长走得很近的张三最怕行长这会儿出问题。省里近期要调整基层班子,有一批副行长要上位一把手,也有一批中层干部也要上位副行长。
    和行长走得很近的张三最怕行长这会儿出问题。省里近期要调整基层班子,有一批副行长要上位一把手,也有一批中层干部也要上位副行长。张三属于后者,只要行长能够稳坐钓鱼台,张三上副行长的事就指日可待。偏偏在这个接骨眼上,有消息传行长在去省行开会途中被纪委拦截了,而且还传得有鼻子有眼。消息传到张三耳朵里,张三还没来得及去证实消息的可靠性,行长就开完会回来了,这着实让张三虚惊了一场。



  没两天,又有消息传行长在去外地考察途中被纪委拦截了,而且又传得有鼻子有眼。消息传到张三耳朵里,张三还没来得及去证实消息的可靠性,行长就考察完回来了,又让张三虚惊了一场。

  两次谣言不攻自破,张三一颗悬着的心就放了下来。可是,张三的心放下来没几天,又有消息说行长这回是真出问题了。不过这次不再是传言,是张三的一个战友,另一个分行行长李四亲口告诉他的,说得更加有鼻子有眼,让张三不得不信。

  那天刚下班,张三就被慌慌张张赶过来的李四堵在了银行大门口。李四说:“大事不妙,行长出事了。”

  张三说:“谣言!”

  李四说:“这回是真的。”

  张三说:“放屁,早上我还在大门口看见行长呢。”

  李四说:“你说的是上午的事,我说的是下午的事,下午你看见行长来上班了吗?”

  张三说:“没有。”

  李四说:“这就对了。”

  张三说:“没来上班不等于就是出事了,指不定又是开会去了,这种消息我不止听了十次八次了,又有那一次是真的,反正我不信。”

  李四说:“信不信由你,我们是战友我才告诉你,你跟行长的关系行里谁不知道,我是怕打断骨头连着筋,把你小子也牵扯进去。”

  张三说:“这消息可靠吗,你是咋知道的?”

  李四说:“是纪委一个同学告诉我的,说是行长去参加县里一个会议时被纪委带走了,他也参与了这次行动。”

  张三说:“现在的人都能把假的说成跟真的一样,我得打个电话证实一下。”

  李四说:“你找谁问?

  张三说:“行长秘书呀!”

  李四说:“行长秘书?拉倒吧,行长出事了,秘书的电话还能不被监听,你这会儿给秘书打电话,不就等于你不打自招。”

  张三说:“行长出事了,行里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李四说:“我说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单位的一把手出事了,谁还敢在这个时候瞎嚷嚷,那不是找死吗?”

  “你自己小心点。”李四说完,拍了拍张三的肩走了。

  回到家,张三一直心神不宁。老婆见了便说:“你今天怎么啦?”

  张三说:“李四说行长真出事了。”

  老婆说:“谣言!”

  张三说:“这回应该是真的,李四和我是同生共死的战友,他从来没跟我撒过谎,他那个在纪委工作的同学也参加了这次行动。”

  老婆说:“现在的人都能把假的说成跟真的一样,你打个电话证实一下。”

  张三说:“我找谁问?”

  老婆说:“行长秘书呀!”

  张三说:“行长秘书?拉倒吧,行长出事了,秘书的电话还能不被监听,我这会儿给秘书打电话,不就等于你不打自招。”

  老婆说:“行长出事了,你们行里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张三说:“我说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单位的一把手出事了,谁还敢在这个时候瞎嚷嚷,那不是找死吗。”

  老婆说:“会不会牵连到你。”

  张三说:“我也不知道。”

  老婆说:“要不,你赶紧把你那个战友约出来,他鬼点子多,让他给你出出主意。”

  晚上,张三就把李四约了出来。两人一见面,张三就迫不及待对李四说:“行长出事会不会牵连到我。”

  李四说:“只要你和行长之间是清白的,你肯定就不会受到牵连……”

  张三说:“要说清白,这年头谁敢保证……

  李四说:“你也给行长行贿了?”

  张三说:“也算是吧,当年他把我从乡里调回城,我送了他两万,后来他又提拔我当了个破主任,又送了他十万,再后来,我还想上位这个破分行行长,又送了他三十万……”

  李四说:“有这事那就不好说了。”

  张三说:“什么意思?”

  李四说:“这就要看他在里面挺不挺得住,如果他挺住了,你什么也没必要担心,这事就过去了,要是挺不住……”

  张三说:“他要是挺不住会咋样?”

  李四说:“他要是挺不住,下一个进去的可能就是你。”

  张三说:“那……我……现在该咋办?”

  李四说:“两种选择,一种是死扛,行贿这事又没人看见,也不会留下啥证据,万一行长挺不住交代了,你得挺住,打死也不承认,另一种是......”

  张三说:“另一种是啥?”

   李四说:“另一种就是你主动去向组织交代,走在他前面去检举揭发他,争取能够得到宽大处理,如果你还知道他有其他方面的违纪违法问题,尽可能多向组织汇报,越多越对你有利,争取立功表现。”

  张三回去后思前想后烙了一个晚上的饼,还是选择了另一种。第二天一大早,张三就去了纪委。在纪委办公楼里,张三还看见了其他分行的行长王五、赵六......

  耷拉着脑袋刚从纪委出来,在一个拐弯处,张三忽然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正在和副行长通电话:“张三、王五、赵六他们都屁颠屁颠去纪委了,我们的计划成功了。”

  张三吓一大跳,寻声望去,通电话的人正是李四。

  这时,张三的手机也响了,是行长的电话。行长说:“赶紧到行里来一趟,是关于你上位副行长的事,省里来的考察组等着跟你谈话……”

  张三吓得不敢说话。

  行长又说:“是不是又听到什么谣言了?”

张三的电话一下子就掉在了地上……

    作者简介:宋超,男,陕西镇巴人,中国金融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陕西金融作家协会理事,2013年开始学习小小说创造,至今在国内外报刊杂志发表小小说500余篇,多篇作品入选各类权威年选,其中小小说《长点记性》入选“改革开放40年,陕西有影响力40篇小小说。

              
浏览 (125) | 评论 (0) | 评分(0) | 支持(0) | 反对(0) | 发布人:宋超
将本文加入收藏夹
文章评论
最新点评
更多点评 发表点评
发表评论
您的评价
差(1) 一般(2) 好(3) 很好(4) 非常好(5)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看不清?更换一张
匿名发表 
 
汉中市银行业协会【官方网站】 地址:汉中市汉台区天汉大道邮政大酒店5层    国家工信部备案号:陕ICP备15002385号    陕公网安备 6107020200032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