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标志
当前日期时间
当前时间:
自定内容
扫码安装app
自定内容
手机版
2018版 / 2017版 (官网)
    [文学作品欣赏] 天荡山
作者:陕西省信用联社汉中办事处: 叶一鸣 (陕西省作协会员)    发布于:2016-07-04 15:25:11    文字:【】【】【
 

一千七百多年前,沔阳城北的一座山被载入《三国志》,称其为北山,它就是今天勉县城北的天荡山。

天荡山比隔江相望的定军山也高不了许多,只因背靠秦岭,雄视汉中盆地,山腰一座华丽佛塔直插云天,让它显得高耸挺拔,塔峰下金碧辉煌的天灯寺禅院再添庄严,尤其是在万众虔诚礼佛梵音回响山谷的时刻。山脚下的村子叫黄家沟村,几条登山小路在村口高大华丽的牌楼下汇聚成一条干净宽敞的登山大路,直达天灯禅寺。无论春夏或晨昏,登高望远者、虔心拜佛者总是络绎不绝。黄家沟村人爱山爱水,依山顺坡遍栽梨、桃等果树,路边地角随手撒下油菜籽,一夜春风过后,蜂飞蝶舞,梨花如雪,菜花似金。走在这阳光明媚的花海里,香风轻拂,花瓣满身,俯瞰山下青绿麦苗与金色菜花交绘而成的天汉织锦,汉江河水像唐诗一般缠绕期间,缓缓流出秦岭巴山相依相拥的汉中盆地,流向长江大海太平洋,让人心生向往,海阔天空,这难道不是人间仙境吗?倘若陶渊明来此,便会做《梨花源记》,愿将此间美景为外人道也,邀人来此永住,真的是乐陶陶不知有汉无论魏晋了。若是邀请朝韩英美日俄各国诸侯来赏此景听此梵音,也许早将核弹原油汇率股市浑然忘却了,遂不复出,大千世界也就从此太平了吧。

从西坡经鹰嘴崖而上,登上高塔,放眼远眺,梦回宋唐三国两汉,江河横流风烟四起。自然便想到了唐朝剑南西川节度使女校书薛涛登临筹边楼时的名句:“平临云鸟八窗秋,壮压西川四十州,诸将莫贪羌族马,最高层处见边头。”这样的诗竟然出自一名女子,其见识之犀利,气势之壮伟,当胜岑参高适等边塞诗人一筹。公元215年,曹操来汉中征服张鲁,心情惬意,在褒河谷口挥毫写下了“衮雪”两字。司马懿建议顺势收了西川,曹操不贪,说:“人苦无足,既得陇右,复欲得蜀!”带着“五斗米道”教主张鲁和八万汉中百姓回北方去了。倘若各国列强政要能登临天荡山,纵观古今,横看天下,胸怀与曹操、薛涛英雄所见略同,不贪中东油,不霸海洋权,不恋原子弹,不派核潜艇,听天灯寺梵音醍醐灌顶,一心向佛向善,这人世间便多了安静,少了纷扰。          

而今,当地百姓也叫天荡山为米仓山,其实和川北巴山系的米仓山没有关系,只因它是当年曹军在汉中时囤粮的米仓而已。建安二十三年,曹军在天荡山扎营,刘备在定军山扎营。两军隔河对峙,旷日持久,老将黄忠用计刀劈了夏侯渊,曹军士气低落。次年的三月,曹操来到天荡山,刘备在定军山凭江据险,拖而不战。曹操对张等将领更是千叮咛万嘱咐:“天荡山粮草之所,是汉中军士养命之源,倘有所失,则无汉中也。”可惜,黄忠还是成功烧毁了天荡山粮仓。曹操粮草不济,战又不能,退也不甘。三月的天荡山那一定是梨花如海的。“一树梨花一溪月,不知今夜属何人?”若战事顺利,诗人一定会徘徊花下为汉中留下诗篇的。可惜那一夜,曹操无心赏花赋诗,心烦意乱,手提钢斧绕寨独行,却见众将领收拾行装,准备班师撤军,原来是行军主簿杨修当晚破解了“鸡肋”口令。罗贯中在小说中将此事进行了演义,说曹操当即大怒,喝令刀斧手将杨修推出斩之,曹操在撤退时还被魏延射掉两颗门牙。后人遂以为杨修死于勉县,误以为勉县黄泥岗上的土冢是杨修之墓。《典略》载:“至二十四年秋,公以修前后漏泄言教,交关诸侯收杀之。”杨修破解“鸡肋”口令之事有之,却没有死在天荡山下,是罗贯中冤枉了汉中。

天荡山在秦岭南脉,定军山为巴山北坡,昔日两山一魏一蜀、一佛一道,汉江河就在两山之间的静静的流淌着,带走了往日的鼓角铮鸣和刀光剑影,给游人留下相看两不厌的美好遐想,但喜欢历史的人总隐隐约约觉得两山之间还是有些隔河对峙的意味。忽然想起一位故人当年竟然在定军山下的武候墓院内创办了天荡书院,朋友都以当年两山一佛一道,分属魏蜀两大对立阵营,尤其是诸葛丞相长眠在此,十分不妥,佛入道地,总会犯忌讳。可惜不听人劝,书院成立之日便是倒闭之时,不半年便名存实亡,再几年妻离子散,落魄江湖贫病而逝。天荡,天荡,一语成谶,上天真的是让他的一切都荡然无存了。若听人劝,把天荡书院就放在天荡山也许会是另一番景象了。这是佛家的因果报应呢?还是没有遵循道家的道法自然?

天灯寺建于何年已经不可考,传说每当夜幕,天荡山顶有光如昼,所以被百姓称作天灯寺。嘉庆八年心遇和尚主持该寺,历经三十九年建成金碧辉煌的寺院,可惜在同治二年被西征的太平军一把火给烧掉了。今天,一献法师再发宏愿广结善缘,禅寺重现了当年辉煌,功德无量。

定军山是一座道山,今天已看不到道观的踪影了,在森森的千年古柏下,还能感到昔日道教清静肃穆的况味。钟会伐蜀时亲自到定军山祭拜他敬仰的诸葛亮,并禁樵牧。此后历朝都对定军山武候墓、祠青睐有加,敕修祭拜,定军山也渐成“官山”。嘉庆时,复心道长潜心修道,在定军山为诸葛先生守墓。1799年,陕甘总督松筠以“亮遗命葬汉中定军山,因山为坟”为由,在定军山半山腰垒土加坟,说是诸葛亮真墓,开了在定军山造假的先河。20159月,定军山下立了一块牌子:“中国电影之乡”,纪念中国电影诞生110周年,授予单位是中国电影基金会。虽然今天的影视可以无限穿越,但“中国电影之乡”对于定军山来说却是实实在在的穿帮了。翻遍《汉中电影志》,或者试问一下本土的长者,勉县何曾拍过中国第一部电影?

据说1905年,北京丰泰照像馆的任庆泰把谭鑫培表演的京剧《定军山》中的一些片断拍成纪录片,这就是中国的第一部无声电影。但现在已看不到这部电影的拷贝,说是遭火灾给烧毁了,是否真的有这样一部电影,又是不是中国第一部呢?争议至今不断,也还没有定论。即便是有这部电影,也算是中国第一,那么,“中国电影之乡”的牌子也应该立在北京丰泰照像馆原址比较靠谱一些。但却立在定军山,忠贞的定军山何辜何错?诸葛先生恐怕是难以长眠了。诸葛先生长眠于定军山,以一身忠贞之气永垂清史而启迪后来者,后来者都会深深一拜,然后肃然而退。可惜,后来者不都是杜甫、陆游、岳飞,来的更多的是游客和开发商,有的人永远都不会有长使英雄泪满襟的情怀,即便是在英雄先贤面前,这些历史的匆匆过客还是轻薄的说,这样一个破土堆有什么看头!

勉县在天荡山东边的高速公路引道安装了“旱莲灯”,夜晚两排粉红的旱莲灯与天荡山灯塔交相辉映,让勉县的夜空璀璨亮丽。只是灯柱上的“三国之都·中国勉县”几个字又让人费解了,无论从历史上还是文化意义上来说,勉县这样一座小小的县城从来都与“都”无关。“千载祠林具北向,分明遗恨荡中原”。诸葛亮一心北伐,收复中原,匡复汉室,而勉县三国文化广场上的诸葛亮像却是朝南的。在新建的“诸葛古镇”人造景点里,草船借箭的方位都弄反了,曹操在江南,诸葛亮在江北,硬是颠覆了历史,让长江都不知所措,只能大江西去。听说还要打造新的景点,还有许多新的创意。

一方人若不能造福一方水土,却也不该因为急功近利搞假大空糟蹋一方水土,把好好的“真美汉中”活生生给弄成假的了。到时候,让人说“两汉三国,汉中真假”!

道可道,非常道。道家的致虚极、守静笃,道教的清静无为羽化成仙,对于想致富奔小康的寻常百姓来说,都有些不食人间烟火,的确是玄之又玄的。当年张鲁在阳平关西面的走马岭上设五斗米道,教化汉中百姓,讲诚信不欺诈,犯过者令自悔三次,小过则修道路以赎罪,春夏万物繁衍时禁杀,禁酗酒,设义舍。在军阀混战的时代,使汉中百姓享受了二十多年的祥和安康。毛主席对他设义舍让过路人吃饭不要钱十分赞赏,认为是开了共产主义的先河。现在看来,他的道教更像是普渡众生的佛教。佛祖普渡众生,教人一心向善,更容易为百姓所接受。天荡山是一座佛山,一座百姓爱护的民山。所以天灯寺虽屡毁屡建,今天香火更旺了。

201510月,在天荡山脚下的黄家沟村也立了一块牌子:“中国最美休闲乡村”,是中国农业部授予的,全国共有120个,黄家沟村属特色民居村。在我看来,“中国最美”是有些大而不当和溢美泛滥。倒不如叫美丽乡村更朴素和恰当一些。黄家沟的村支书王志军等人不忘百姓本色,二十多年来真心带领村民过上了好日子,邻里和睦友善,村里没有打架扯皮上访的,没有借钱赖债不还的,也被勉县信用联社评为“信用村”。一个村子有百姓的真,佛家的善,自然的美,可以说是三美皆备了。如此说来,叫它“中国最美休闲乡村”也算是说的过去了。

天荡山背后是紫柏山,那是英雄神仙张良的隐居地;前面是定军山,诸葛丞相长眠于此;东边是汉中虎头桥,一代名将魏延在此饮恨;西边则是三国英雄银袍小将马超的墓地;回望天荡山,只见山水相拥,遥相呼应,英灵汇聚,群星闪烁。历史的天空闪烁着几颗星,人间一股英雄气在驰骋纵横。每当夜幕,天荡山顶星光灿烂,那会是多少颗英雄的星在闪烁呢?

浏览 (364) | 评论 (0) | 评分(0) | 支持(0) | 反对(0) | 发布人:陕西省信用联社汉中办事处: 叶一鸣 (陕西省作协会员)
将本文加入收藏夹
文章评论
最新点评
更多点评 发表点评
发表评论
您的评价
差(1) 一般(2) 好(3) 很好(4) 非常好(5)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验 证 码
看不清?更换一张
匿名发表 
汉中市银行业协会【官方网站】 地址:汉中市汉台区天汉大道邮政大酒店5层  国家工信部备案号:陕ICP备15002385号